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注册忘记密码
查看: 5006|回复: 2

傻子的一生

[复制链接]

406

主题

3668

帖子

1万

港币

洛港上校

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积分
19215

热心会员特殊贡献

发表于 2019-7-8 21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创: 孤独的羔羊    今天
听说武强来时和我仿佛年纪,那时他长的很白净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可爱,而且会讲普通话,还曾赶着我大娘叫“阿姨”。但这一切我都记不得了,因为那时我大概只有四五岁。

因为他是从武强县被买来的,所以人们都叫他武强,在这一点上,武强比阿Q更幸运,至少他还有一个象样的名字。买武强的是村上一个60岁出头的单身汉。以前是个惯盗,8岁时就曾扒火车去沈阳,他本名长东,因为视力有些问题,所以人们习惯叫他瞎长东,而武强则叫他爷爷,祖孙俩的衣食由乡里提供。

关于武强的到来,村上的人有两种猜测:第一,武强是由人贩子直接拐卖而来;第二,由于某些先天性的缺陷,武强被父母遗弃在火车站、汽车站之类的地方,然后被人贩子发现,才卖了来。时间一长,事实证明第二种猜测是正确的,人们发现:武强抽羊角风(学名癫痫)。

而长东对此唯一的办法就是打。听说每当武强抽风的时候,长东便用木棍,鞋子一顿暴打。尤其是长东让武强做饭或买烟时武强犯了病,这种打就更厉害了。经常是将武强装进麻袋,用绳子系紧口袋,然后用柳条狠命的抽打。长东的街坊起初听到那杀猪般的嚎叫还觉不忍,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。白驹过隙,四年的时光很快过去了,武强也发生了变化,他长高了,可是极度消瘦,就像一枝在冬日里瑟瑟发抖的枯黄的芦苇,以前那个白净的小男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脸污垢、衣衫褴褛乞丐似的孩子;他的眼睛也不再明亮,眼球经常处于静止状态,目光很呆滞。他还学会了抽烟,偶尔他会偷拿爷爷的一支香烟,但更多的时候,他是在街上寻找烟头儿。每当找到一根烟头儿,他便坐在路边擦燃一根火柴点着,然后用他那满是泥垢却又娴熟的手指夹住,慢慢的吸起来,仿佛那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味。

武强的话也说不好了,不仅变成了本地的方言,而且变的有些口吃。当别人问他:“武强,瞎长东在哪儿?”武强便会张开嘴,从两片厚厚的嘴唇间迸出一句话:“爷——爷——在——家——呆着呐。”每当这时,人们总会开怀大笑。于是,人们又在他的名字前加了一个“傻”字。从此,“瞎长东”、“傻武强”这两个名号就传开了,不到半年,远近的几个村都知道了,似乎这两个号成了我们村的标志。

武强还学会了偷东西,这当然是爷爷教导有方的结果。听说最常偷的是秋天地里盛开的棉花,若被哪家逮住,不免挨顿打,偏偏武强学艺不精,常被逮住,因此秋天挨打也成了一个定律。有时武强吸烟还会引起火灾,一旦有人告诉长东武强又在某时某地放火,对此,长东仍是老办法:装进麻袋里打。

虽然爷爷可以打他,村里的大人也可以打他,但是小孩子是极怕他的。武强一年四季只穿一双鞋,而且他穿鞋从来都是脚踩着鞋帮,脚不离地,一步一步在地面上蹭。嚓、嚓、嚓、嚓,每当听到这种脚步声,孩子们便知道是武强来了,纷纷跑开。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武强看到任何一个孩子在他面前言笑,他就会拿起一块砖头砸向那个孩子,口里说着一句“操你娘的----”

吃饭,睡觉,抽风,吸烟,放火,偷东西,挨打,这就是武强生活的全部,简单而有规律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武强是村里人繁重农业劳动生活中的调味剂。诸如武强又在某家门前抽风啦,武强又把谁家的柴草垛点着啦,武强又怎样被长东打了,武强在集市上捡烟头的情形怎样有趣啦等等,都会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而且常说常新,永不厌烦。

日子总在不经意间划过,眨眼之间又是十年。武强在一天天长大,而长东在一天天衰老,视力也越来越差,毕竟是年过古稀的人了。武强被爷爷打的次数在慢慢减少,到后来完全不打了,也许长东真的老了。不但如此,长东近年来出门的时候多要由武强领着,这在以前是不曾有的,村里人看到这种情形,便借用电视里学来的新名词称呼武强,叫他“导盲犬”,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吧。

在取笑之余,村里人又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假如有一天长东死了,武强该如何处理。有很多人提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武强挖坑埋掉,永绝后患。也有人认为这种方法未免太狠毒,主张将武强打一顿,赶出村去,只要他不危害本村就行,不用坑杀。

人们思考的问题终于出现了。听说2005年的春天,村里一辆满载沙子的农用三轮车将正在过马路的长东撞倒,然后扬长而去。长东下午6点被撞,送到县医院已是晚上9点,而村里到县城只有10公里,而且全是平坦的柏油路。经查长东的腿断了,内脏也严重损伤,即使不是这样,谁又愿意抢救一个既穷又脏的老头子呢?结果长东自然是死了,半夜死的。肇事者始终没敢站出来,也许他认为长东早就该死了吧。村里人议论,瞎长东这种死法还是不错的,如果是得病死的,他不定要受多少罪呢。

长东死后的第二天,尸体就被运回来了,政府出钱办的丧事。听说出殡那天,村上还有很多人去看,似乎并不是为长东而哭泣,而是专门看武强的笑话。听说武强看着那些纸人纸马,露出了少有的笑容,嘴咧的很大,笑的很灿烂。等长东下了葬,村中的一位老者对武强说:“武强,给你爷爷磕个头吧。”武强果然依言,极正式的对着长东的坟磕了三个头。人们也着实开怀笑了一回,听说回来的路上还有人说:“没有想到,这傻子还真有孝心。”对武强的夸赞这还是第一次吧。

从坟地回来,武强坐在家门口,乐呵呵的,一连三天都是这样。别人问他等什么,他说等爷爷回来,别人就告诉他爷爷是不会再回来的,叫他到别处去。听说从那以后,武强就从村里消失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6

主题

3668

帖子

1万

港币

洛港上校

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积分
19215

热心会员特殊贡献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8 21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觉得武强一点不傻,为了生存才装傻,最后的离开也许是新生的开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5

主题

2229

帖子

7988

港币

洛港中校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10981
发表于 2019-7-8 22:2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结尾好像未完待续,看题目好像又是戛然而止哎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